丁冬:真正受人尊敬的校长,找不出几个来

2014-07-24 19:47|来源:搜狐博客|1590人阅读

当今中国大陆,大专院校约两千所,具有崇高声望,真正受人尊敬的校长,人们却举不出几个。我思来想去,中国政法大学的江平先生,可算一个。他已经从校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二十多年了,至今仍然是中国政法大学的精神象征和灵魂所系,不论是仍在校园里生活的师生,还是已经毕业的校友,都把他视为“永远的校长”。

在民国年间,大学校长的佳话是很多的。我的老朋友智效民写过一本《大学之魂——民国老校长》,重温了这方面的传统。蔡元培、胡适、傅斯年之于北大,蒋梦麟之于清华,竺可桢之于浙江大学,张伯苓之于南开大学、司徒雷登之于燕京大学,都有永远的校长的意味。这些民国大学校长的身影,至今让人回味,魅力不减。

我认识的一些老人,比如已经去世的李慎之、仍然健在的李锐,也有过出任大学校长的梦想。他们虽然做到部级高官,也有不少精神上的弟子,但这个梦都没有实现。与他们相比,江平先生应当说是幸运的。

江平担任中国政法大学校长的时间其实很短。从1988年7月4日上任,到1990年2月15日免职,他在校长的位置上仅有一年零七个月。他自己说,现在中国的教育体制,不可能让大学校长发挥出应该发挥的作用。课程的安排都是由官方来决定的,甚至连教学的内容都是由官方来决定,哪些课的比重是多少、哪些课程该设置,大学没有任何自主的权力。在这种环境里,校长发挥作用空间其实不能和民国时代相比。江平在出任校长以前,担任了六年副院长、副校长。分管过教学、科研、学生管理、图书资料等工作,参与处理过学生罢餐等校内风波,当时,他只能算是一个开明、敬业、廉洁、有爱心的高校领导干部。出任校长以后,因为参与国家的立法工作,学校事务反而管得更少。他之所以威望大增,是因为在关键时候的大风大浪中,表现了砥柱中流的人格力量。当然,他的幸运还在于,免去校长之职,并未退休,作为终身教授,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法学博士,同时为中国的法治进程继续奔走呐喊。

发现杰出人才,爱惜杰出人才,是校长的职责所在。政法大学的许多年青教师和学生,都因江平的存在,而改变了人生的轨迹。他们践行民主宪政的理想,在中国法治进程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。

法学界中坚贺卫方,现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。薄希来主政重庆,权势炎炎,唱红打黑,践踏法治,嚣张一时,他公开发出质疑的理性声音。江平在任时他是政法大学的一个青年教师,一度离开了法学界,是江平果断出手,挽救了他的学术生命。贺卫方回忆:“在高校涌动下海潮时,有一位在中国轻工业品进出口总公司工作的朋友,告诉我他们那里正在招录员工,我的各方面条件都符合,何不一试?但是在办理调离手续的过程中,不同意放行的正是江老师。我找到已经是校长的他,希望能够同意我的调动。江老师明确地跟我说,我根本不适合从事商业工作。要相信眼下的困难是暂时的,咬着牙坚持,总会过去的。我所谓的‘曲线救国’,即先挣钱养家,再回归学界是不大现实的。但是,我当时去意已定,对于江老师所说的道理根本听不进去,竟然在会议室外跟江老师吵了起来。到公司之后,收入虽然比在大学里翻了一番,但外贸业务完全不上轨道,不久就开始寻觅离开的途径。因为跟江老师‘不欢而散’,觉得没脸回政法大学。‘人算不如天算’,我被公司解雇,三个月自找工作的时间很快要过去,眼开着就要沦落为无业游民,无奈之下,我又敲开了江老师办公室的门。‘我说的不错吧?你肯定干不了那样的工作。这件事要快办。这样吧,你让比较法研究所马上写个报告,以研究所的名义申请把你调回。’说着他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,拨通了人事处倪才忠处长的号码。‘老倪,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。’倪处长一会儿就来了。‘老倪,这是贺卫方。我考虑到他是比较法方面难得的人才,还是说服他回来了。比较法研究所的报告很快就送到人事处。我建议学校的商调手续马上就开始,尽快让他到位。’明明是我走投无路,为了减少某些环节上不必要的周折,江老师说是他主动希望我回来。不久之后,我回来了。大难之后回归学界,真正体会到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”

律师界翘楚浦志强,现为华一律师事务所合伙人,十几年来代理了多起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维权案件,两年前,他发现薄希来治下的重庆,劳动教养已经成为官方剥夺公民言论自由,营造恐怖气氛,威胁社会稳定的主要因素,于是免费为村官任建宇等六起重庆劳教案担任代理,起诉重庆市劳教委,使当事人获得昭雪,声张了正义,在废除劳动教养的过程中发挥了临门一脚的作用。他曾来就读于南开大学历史系,江平在任时他考取了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,攻读中国古代法制史,原来的志向是当学者。据他回忆:“1991年我毕业后,找不到工作。我每次去江先生家里,去了他就问:吃饭还有钱吗?我说没了。他就一瘸一拐地进里屋,拿了一百块钱,还是两张五十的绿票子,说你先拿去吃饭。我一点也没有客气,拿了就走。”江平还托沈国锋,再辗转找人,介绍浦志强去大钟寺农贸市场做临时工,月工资一百五十元。这样的故事有如天方夜谭,但当时实实在在是雪中送炭。

江平本身就是一个具有独立精神的思想家。他拒绝向权势和金钱低头,只向真理低头。这正是当今中国大陆绝大多数大学校长的软肋所在。而这个差距,又是现行校长遴选机制的必然结果。


编辑 lizhuang
分享到 

相关新闻

更多

昵称:

热点新闻

更多
16小时网在线微信平台,扫一扫!给您更多的便捷式信息!

最新文章

更多

轻松一刻

更多
16小时网移动客户端
点击或扫描下载